2020美国大选开战了


尽管离2020美国总统大选还有漫长的时间, 但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明暗竞争已经开始,为迎接这场新的世界大选,我们也开始了我们的时事评述,争对所发生的重大事件发表我们的分析与看法。

拜登提名与班农被捕
文章来源:半解

美国这一周有两个大新闻,一个是民主党提名拜登为民主党候选人,另一个是川普总统的好朋友和前竞选经理班农由于欺诈被捕了。 

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上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该来的如前总统卡特、克林顿等人,不该来的包括前国务卿鲍威尔将军,作为一个共和党人来到民主党总统提名大会发表演讲的确不合适,也许他已经改投民主党了。美国政坛真的好有意思,这如果在中国多半被喊“叛徒”了。我看了一些视频感觉差些东西,至始至终充斥着批斗川普总统,感觉这些批斗好没有具体的内容,多是评判、指责等。仿佛回到50年前的文革的批斗会,类似的腔调、用词与群情激昂等,视乎当今美国最重要的是打败川普总统,打败以后干什么?我好像没有发现,拜登承若营造美国再度辉煌,但也没有看见具体的措施,感觉又是一个忽悠!很遗憾,拜登已经从政近50年,我不知道那么多年他干了什么, 除了2016年,他这辈子一直在做的工作就是“选举”,每次选举他都承若,今天美国的很多问题直接或间接和他有关,这只是又一个承若,没什么新鲜内容:竞选的时候拼命开支票、搞选票,上任以后不知道有多少会兑现。

班农被指责欺诈了几十万刀,在递交了$500万后当天被保释出来,随后发誓要发动反击。该事件在美国乃至全世界都是一个震撼弹,在这个时间点这么一个大招,的确不可思议也不意外。尽管班农被保释出来后生活空间不会受到大的限制,但他的声誉受到非常大的打击,川普总统在第一时间强调与他很久没有联系。由于官司缠身,他一定不会如从前一心一意帮助川普总统竞选,这对川普的大选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挫折。不可思议的班农是一个随时能拿出$500万的人居然冒着犯法的危险贪图几十万的小钱。我们感觉另有蹊跷。

如今很多媒体发布那些没头没脑的民调,大都是拜登领先5%、10%...... 川普竞选团队有自己的民调数据、拜登竞选团队也有自己的民调数据,他们一点也不会被那些破烂民调忽悠。我们的民调显示拜登大幅落后川普(请看《做我们自己的民调》),制造大新闻就是尽快改变目前窘境的重要手段之一,班农是不是有罪?最终是法庭判决,但我们认为民主党已经认识到他们在民调中落后的位置不是靠宣传、造势、拉票等活动能救过来的了。我们推测这也许是竞选中的大招。真的希望我们的看法是错的。

从最近几年民主党阻拦修建边境墙、通俄门调查、弹劾等活动,随着大选临近,我们预测类似大招还会一个接一个地往外跳。最终结果都雷同、大同小异,原因很多,最简单的原因是拜登太老了,如同一个想参军的人体检的时候就该被检下来,我不认为他有体力和能力做完4年任期,甚至一个稍微远一些的旅行都会成为他的体力考验。

2020年8月23日


参入政治,请在您的社交网络中分享, 谢谢您!
阅读:231
以上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仅提供一个平台以供发表
做我们自己的民调
文章来源:半解

在上一篇《谈谈民意调查》中,我们对诸多媒体的民调根本不认可,在此我们向读者介绍基于互联网大数据的更可信的民调,就网络人气商业价值、和个人感受三个方面获取数据、比较、分析,感受并最终得出我们的民调结论。

1. 网络人气

候选人募捐、拉票、造势等活动无非是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宣传自己的理念、治国手段等以赢得更多选民的支持、青睐和投票,网络人气是候选人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也能够很好地反映候选人社会知名度已及选民心目中所处位置。

首先我们在网站google.com中输入关键词“trump 2020”和“biden 2020”,我们得到如下页面合成图。


我们会发现有关川普竞选页面数量是1360000000. 耗时0.66秒;有关拜登竞选页面数量是189000000. 耗时0.75秒。可以看到有关川普竞选活动的可搜索的网页数量是拜登的7~8倍。而且谷歌统计川普竞选活动页面的数量耗时是统计拜登竞选活动页面的数量耗时的88%,足以见得基于谷歌的搜索算法更容易得到更多有关川普竞选活动的页面。由于谷歌搜索是动态搜索,每一次搜索的结果都有可能不同,但两者比例的变化不大。这个结果说明谷歌搜索引擎里储存了更多的川普的竞选信息及热点。在谷歌,川普有更高的网络人气。

再看看社交网络网站twitter.com,我们分别来到川普和拜登的推特


这里出现两个可比较数据FollowingFollowers。前者是截屏时的在线人数,后者是其粉丝人数,大家可以轻易发现当时在线的人数川普是拜登的近2倍,川普粉丝是拜登粉丝的10倍左右。

如果读者希望在其他社交网站如Facebook.com等上做统计、分析,其结论与谷歌、推特差别不大、大同小异。我们建议您练练手,只需到他们各自页面下得到类似数据即可。

由此我们得知川普在互联网的人气是拜登的7~11。唉!拜登差的太远了!

2. 商业价值

下面我们谈谈川普和拜登的商业价值,在大选来临时,各自的支持者都会购买、分发一些候选人的小商品,例如帽子、旗帜、招牌等。由于支持者众多、催生出巨大商机,标有川普和拜登图像、竞选口号、民主党和共和党图案等小商品层出不穷,同一个候选人的不同商品之间竞争很激烈,不同候选人之间的商品竞争也很激烈。在商言商,商人以盈利为目的,一个对的候选人可以给商家带来无限的财富,一个错的候选人可以让商家倾家荡产、赔个精光或苦心经营。

商人无利不起早,如果民调中没有统计商人的选择,这个民调注定是有问题的,绝对是一个残次品民调。很多媒体公布的民调多半是此类民调,再加上很多媒体直接站在川普的对立面,所以他们的民调常常误导选民,以至媒体频频发布乱点鸳鸯般的民调。

我们选用ebay.comaliexpress.com做有关川普和拜登产品订单的统计。

首先,我们于08/16/2020上午1100左右查看网站aliexpress.com,其商家都来自中国。在输入关键字“Trump 2020和“Biden 2020之后,得到如下合成图所示: